玲珑四犯

昔日你至,吾不知因缘;而今你走后,吾不知此生能否再会耶。

占tag致歉。
看见tag更新四条激动非常。有粮吃了!!!
――然后发现三条都tm是自己的。
大半夜的激情受到了打击。

……倒头就睡。

名朋首页一刻钟之后不出所料的完美翻车√辛苦你了啊大包平君……也才几次……哈哈哈…
那就放在老福特存存假装发粮了嘿嘿嘿……√好了接下来内容涉及血腥暴力不适请回避√👇

――――――――――――――

病态预警X拉低首页颜值X
暗堕倾向
……过了这么久,变了这么多。那会儿的戏风也不一定再找的回来了。
@暗堕江雪左文字(146)
好久不见呀,哥哥……嗳。
图自摄――因为作者并没有给出电子版(貌似)
因此在第二张放封底信息好啦。(假装是正经本子)
事实上只想写这一瞬定格的万千种种罢了。
(原梗太血腥黄暴我也不敢飙车啊?)
――――――――――

石榴成熟了。

一颗颗莹润剔透的籽都从被撑裂的表皮里狰狞的裸露出来,稍稍一碰便划破了已然胀大到极限的薄薄表皮,如斩划皮肉之时喷涌而出的血,一蓬蓬的血花凌空怒放,砸落地面迸溅出浓艳的颜色来,粘腻的汁水洒落皮肤之上,惊人的甜腻和浓稠度。

兄长大人、您――也被污浊了呀。

舌尖受着主导意识的指引,舔舐过那汁水而留下猩红的痕迹。糖分在口腔里挥发,所带着的还有失去生命的灵魂残余。所偎靠的身躯由于极端濒临断裂的神经和崩溃的情绪而如残破房屋在烈风中颤抖,却仍然出于本能,将自己这身体揽扣怀中。

――兄长大人,您的手臂怎已化作白骨嗳……。

手臂穿过人腋下,抚摸脊背而后搭上肩头。身躯尽是病弱之态,索性移交全部重心予他,连着他身上正如熟透的石榴汩汩吐着汁液的伤口,贴合肌肤以染上对方的颜色。污浊不堪、罪恶万重……。

抚人臂骨而极尽虔诚又放浪到极致的吻嗳。吮吸到皮肉骨头黏连处,尝到腐肉难以下咽的腥味还有积液的黏。连骨架、也远比我有力――啊啊,兄长是在战场上的刀呀。

一点点的吻着人发梢,卷入腥咸味道入口腔,啄吻着呼吸紊乱的惨色薄唇,与人交颈厮磨耳鬓而无阻拦,肆无忌惮的放纵。

兄长大人――吾等已逃不出这因果报应啦。不如就此、就此――做他个恣意妄为罢。

蛊惑的音萦绕耳畔,侵蚀心脏皮肉,慢慢的顶入体内蔓延,瑰丽的瞳映衬着血色极尽妖艳,舌尖一寸寸爱抚皮肤,吞下罪孽之物再难逃末尾定局。唇边展开笑颜眉眼亦是盈盈,呼吸洒落人颈项间,满地砸落的石榴――汇成了泊,微动足腕,便是淋漓嘀嗒。

兄长大人,我在这里呀。在这里――别往那处找了呀。

我在这里――请您继续,将人类的作呕假象暴露出来――您看,那石榴裂了呀。裂开了皮,里头的心肺脾胃肠,怎么像人类一样都流出来了?

什么?您说我么――嗳,宗三不是才被人类,当着您的面沿着喉管剖开了身体,将内里一一的掏空了么?您看,您看,这处的肠子,还吊着腹部的皮肉呐……

兄长大人呐,宗三拮了上好的熟透的石榴果儿来,您可要尝一尝……?

……没有说过的是,在和别人做爱的时候想的都是你。
以至于哭的一塌糊涂,疯了一样的接纳撞击追求痛感,哭着说“别再丢下我了”这种话来。

九九归一【四】(江雪左文字x宗三左文字)

―――――――
〔作者有话说〕
好了我终于想起这还有个坑了。(你tm分明是军训太无聊!!)
间隔时间太久,文风什么的也都变了很多了啊。
今天的左文字骨科依然没粮xx
算是了了某位小崽子的心愿23333
――――――――――――――
“嘶……”

毒蛇沿着房屋的缝隙贴行而过。

“喔!原来是迷路的行人啊。请进、请进。今天这天气也是糟糕得很呢,瞧您的样子――需得急忙换衣服才是。不介意的话,就请去沐浴吧,我来为您找干净衣裳。”
“嗳、实在是……谢谢您呀。”
“哈哈,无妨无妨,我看您身着袈裟,腕上绕着佛珠,定是一位僧人了。这途经的路,正好是那边的――真是被邪物咬死的么?”
“啊啊,可不是么……”
“听说是化成美女的精怪呀。”
“听说罢了,大多与鬼怪有关的,皆是这般说辞。”
“那依您看……?”
手指翻搅水面的清澈声音。
“且待我沐浴完毕、细细讲与您听。……稍事可否劳烦,将浴衣送来……?打断您的兴致实在是不好意思呀,只是我向来体质不好,寒气入体实在难受。”
“啊哈哈、自然、自然!我这便去准备。”

“叩叩、叩叩。”
“谁――?”
“不必担心,是我呀,我为您拿来了……唔?!”
激荡的水浪。
“嘘……”
“唔唔?!呃嗯嗯――”
“精怪……出现了哟。”
“你要做什……!”
“声音太大的话不讨人喜欢呢。”
赤红的花蕾在水面滴滴答答的开放。
“莫要动呀,您……我来告诉您,那人是如何死的……”
“就像这样。”

――――――――――――
江雪等到宗三回来的时候已是半夜,来人丢了纸伞,衣衫也尽是被雨水浸透,边角不停的坠着断线的水珠。

“回来了?”
“回来了,路上不小心,迷了路――。”
“……没了?”
“……还得有什么?”
“去更衣吧。”
“――是。”

小夜已经睡下,江雪独自一人坐在佛堂,宗三走进来的时候水滴顺着衣摆淋淋漓漓,昏黄的烛光下,连宗三也未曾发觉那颜色透着淡淡的绯色。

江雪起身一一的擦去蜿蜒水迹,转而步向浴池。宗三正浸在温泉水中,低头好像在端详什么,不时以手指抚弄。他甫站定,从身后唤了一声。

“宗三。”

宗三显然未能想到他会到来,一时竟有些惊惶,“……兄、?!”

“……你可是受了伤。”

“……”

未等答案,江雪自跪上前查看,烛火之下水面粼粼,却也窥得宗三腰肢之上,一道颇显狰狞的溃烂伤口。方才宗三便是用手指不停的折磨那处,以至于皮肉翻卷发白,在水中有些腐败迹象。

江雪皱起眉头,也不去开口问询,宗三在他近前时便扭过头去。

“明日起你莫要再出去了,安心歇息。”

“兄长,我……”

江雪收回手,踌躇半晌又道。

“宗三、……这世上,是有因果报应的。”

“…我自知理应如此。”

待江雪离开后,宗三抬起头,见竹影婆娑。江雪为他留下了灯盏,火光跳进他的眼眸,融出两枚血色的玛瑙来。

他低下头,喃喃着说了一句什么,可惜也无人听得了。

(TBC. )

如果还有人记得这个被我咕了的坑。……
混合型百分之七十哨兵雪
精神体海东青
什么?更文?那是啥,能吃吗(滚)

想和同体联文。那个……忘了说,我只会写刀……这就是第一章吧。题目你想!

@闻人陌客

“我不放开你,奈何桥上便能攥住你的衣角。”
   
         ——《妻为上》绿野千鹤
――――――――――――――――――
宗三的手里只剩下一片衣角。

借着残损的缺口,一路撕扯下来,像扯开皮肉,一根根张牙舞爪的线头像是网住整个躯体的血管。

断裂的,扭曲的。

他用尽全力向前伸出手去,一片混合的血泊,他看不见,眼眶里仅剩下一汪血水和散碎的皮肉,当然,还有神经。摸索,最终他触到一节尺骨。

远隔千里之外,男人的雪色发丝都染成了暗红的颜色,雨水一冲,带下血腥味道,把眼窝里的碎肉带去少许。他怀里抱着一节桡骨,刘海半遮住了空洞的眼窝。

――他们都以为,触到的是自己的爱人。

占tag致歉。
我,我。我想把江宗坑的授权给同体来填坑。悄咪咪的小声。并且双眼发出诡异的光。

大半夜被某个回复整的脑子不清醒不知道码出来的什么东西……我。明天。起床。就。删。 @芳菲死日是生時。

号宗 情人

清理备忘录,看见打了标题没往下继续的因为无聊的火车随手。

爱情会冷,美人会老,婚姻会旧。
                                                ――《咖啡公社》

【01】

日本号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

不,应当不是第一次了。

他分明还记得上个月在自己爱人的聚会上,青年随意的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绯色的衬衫在里侧。他不是很爱说话,对于大多数话题仅仅是喝着酒旁观,而后不置一评。但凡是轮到他开口的时候,那话语就和他一样,带着挥之不去的高傲和或明或暗的讽刺。显然他与爱人之间有什么深刻的过往和隔阂,每每论及便免不了一场冰冻气氛,而日本号还记得压切长谷部当时咬牙切齿的叫他的另外一个名字,义元。

接着青年眯起那一双好看的异色瞳,一杯加冰的酒全泼在了长谷部脸上。

日本号选择为宗三要了一杯红酒,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与他很配。接着他蹭过去,很明显青年已经是一群新老猎犬盯上的猎物,他这一近前,引得虎视眈眈的人全都盯着他。令人意外的是宗三非常自然而然接过了酒杯,有意无意的往他的方向靠近了一些。

日本号很想质问他那天把酒泼在长谷部脸上的出格行为,结果话到嘴边打个转儿,又咕咚吞下去,沉到湖底再无生息。

这世界上就是有种人,无论如何也没法对他生气。

“你一个人?知不知道这样会被盯上?”
因此他换了问题,转而试图探寻青年来酒吧的意义和缘由。

对方竖起食指,纤长的手指搭在他唇中,随即低笑两声,抓了一把他肌肉饱满的小臂,借着碰杯的机会偎进他怀里。日本号还没明白过来这是个什么发展,先看见周围原本一圈搭讪的人惺惺离开。

……敢情拿他做挡箭牌了!

这么想着日本号还是选择了乖乖当他的挡箭牌。

这时宗三才卸下快要僵掉的笑意,一口气把整杯红酒一饮而尽,伸手推了日本号一把。

偶然翻到,就这样吧。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放在这里。

“我们都是【东西】。”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宗三转头错开了与陆奥守对视的目光,好像生怕那双过分瑰丽的异色瞳出卖了主人的心思,不叫他人窥探。
回忆着那蓝发蓝眸的少年和所得知的那些记忆,外头雨声沙沙,无言。
他想杀了安定,说到底哪是什么立场……若追根究底,还不是想杀了自己。
看到少年的眼睛时就知道他们是同一类人。少年是他的……一部分。
无论是被生活逼迫,或是如自己一般出生就是为了作为玩物,他们都是永远逃不出去的鸟。三千世界,万般众生,他们是注定留在地狱的人。肮脏至极,却恶心的活着,不肯死,不敢死,不能死。
――即使是阴沟里被抛弃的断线木偶,被下水道的老鼠肆意啃咬,可还是是在每个夜晚看着漫天的星空,想象着终有一日得到救赎……哪怕心知肚明,奢望而已。
他也好,自己也好,心里都藏着一个人。
“我是为了他活着的。”
他的心里有个人。只有那个人会不顾沾染尘垢也要用尽全力的抱他,只有那个人会说,别怕,我在。
自幼被扭曲的世界观,分不清也不明白爱和亲情的分别,他只知道有人肯一直等着他,下雨的时候肯伸手为他挡一档,两个人偷偷跑出来见面,他会握着他冰冷的手,一遍一遍的说对不起,说一定会带他走。所以那个人就成了他活着的唯一理由。
肆虐火焰,唯有冰雪可包容。
“可是,这么多年……陆奥守,我真的害怕,他是不是已经不在了……?”
“我真的很害怕,我怕我根本就找不到他了,我怕所有种种都是我幻想出来的,他真的存在过吗,陆奥守,你说,我是不是再也找不到他了?”
宗三的声音终于再也控制不住去维持表面的平静和向来那高傲疏离,几近哽咽,每一次的颤音都带着最不敢设想的撕心裂肺。